章节目录 第28章岸边(1 / 2)

作品:《是否冬眠

书馆中文网 m.zuoye101.com 天天看好书

的才一路狂奔,披着夜色,沐浴月色回到租住的房子,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乱跳。《微信公众号:"傲轩文学" 海量小说直接阅读》

许愿打开灯,又紧张的关上门窗,坐到椅子上,盯着地板发呆,那些是什么啊,黑乎乎的,吓死人了。

又过了好一会,许愿才冷静下来,他慢慢的挪到窗户的方向,小心的向外张望,只看到一些行人,而那漆黑黑的存在却是没了踪影。

外面看起来一片祥和宁静,看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好像都是错觉一样,许愿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出现了问题。

打开窗户,仔仔细细的张望,什么都没看到,黑漆漆的一团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,他又来到阳台,扒着栏杆向外看,但依旧什么都没看到。

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又掐了自己一把,“嘶……好疼,没做梦啊。那些到底是什么呢?”自言自语的许愿困惑的坐到了椅子上。

突然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件事,一件他一直都没有注意,不,又或者说没有发现的事。

刚才从湖边回来,他可是一直在一路狂奔,中途根本就没有停下休息过,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累。

虽然这之前的记忆有点记不清了,但可以确定的是以前他的体力根本就没有这么好过,跑个一千米,就累死累活,丢了半条命的那种。

现在呢,一路狂奔轻轻松松,许愿研究了一下从湖边到自己这里的路程,具体数值谁虽然不清楚,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距离绝对不小。

捏捏自己的胳膊,来到洗漱间,打量一下镜子里的自己,这个壳子美的惊心动魄,不具有攻击性的美,眉眼如画,遗世而独立。

可是从外表来看,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个弱不禁风的美人,但没想到美人的体力这么好啊。

还是要找个机会检验一下要不要去健身房看看呢?思考了一会,许愿还是放弃了去健身房,怎么说呢,不太安全。

虽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,但原主留下的痕迹从各个方面都显示,原主可能是在逃离什么,而且许愿也不太习惯引人注目。

自己没有什么自觉,但是这个壳子实在是有些惹眼了。

叮咚一声,许愿接到了信息,是阮夫人的信息,她是来请许愿继续为她的孩子上课的,许愿瞧了两眼,感觉没什么问题就同意了。

一看时间,也不早了,洗漱一番,又向外看看,没看见什么可疑的存在,就打算休息了。

许愿住在西区二十二号,这是一栋六层居民楼,整栋楼的门牌号码就叫西区二十二号。

这个西区和其他区域不同的是,这里没有小区,统一都是按号码分的,因此治安就全靠地方治安官,除此之外,就听天由命了。

因此西区的人员虽然算不上是鱼龙混杂,但人员程度也非常复杂,不过租金也相对其他地区而言,是少一些的。

已经睡下的许愿自然不会注意到那些些巡逻的人员,他们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的治安官。

但是当治安官看到他们的时候,态度也是自然

苦中作乐的调侃着自己,许愿沿着路慢慢的走,他想了很多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,这里没有人认识他,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,就足以让他安心了。

走着走着,许愿就看到一家似乎是书店的店铺,隔着透明的玻璃窗,许愿就看到摆放在书架上的书籍,似乎是漫画,心中好奇,许愿就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柜台的年轻小伙子一句欢迎光临只说了两个字,剩下的两个字就没说出来,一个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就面对了这美颜暴击。

更过分的是,有些心不在焉的许愿还向他露出了一个稍显脆弱的微笑,那冲击力,简直了。

小伙子直接就傻在了原地,还是许愿去翻书,没有看小伙子,小伙子才反应过来,这……这也太好看了吧。

许愿翻着漫画书,这里面说了一个探险家和他的小伙伴在冬眠到来之前,把坏人绳之以法,并且和命定之人一同冬眠的有趣故事。

故事很有趣,剧情跌宕起伏,许愿看的是津津有味,但这似乎是一个长期连载的漫画,许愿手里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故事,而探险家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等到一个故事看完了,许愿的背后传来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,一开始许愿是没有注意对方在说什么的,但许愿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。

“时玖还没来,她不会出事了吧……”说话的一个女子,声音中透漏着担忧和进展

“别瞎说!说不定她只是有事没来!”另一个男子语气严厉的打断了女子未说完的话语,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。

许愿在旁边听着都感觉有些尴尬,只不过在听到时玖这个名字的时候,神情恍惚了一瞬,听起来像是数字,但许愿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人,还是个姑娘。

按住心口的位置,许愿说不上来自己的心中是什么滋味,五味杂粮还是打翻了调料瓶的又苦又涩,许愿说不清楚,不过正是好,那俩人又开始交流了。

先开口的还是女子,“也对,说不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,”没等男子搭话,女子就自顾自的接着说道,“我们已经往上报了,肯定没事的,肯定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男子闷闷的应了一声,听着女子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的说话。

“我记得,时玖说,她好像……嗯……给一个什么阮夫人家小孩当家教去了,会不会因为这?”女子的话语中充满犹豫。

男子并没有接话,但许愿此时已经放下了书,阮夫人?是他认识的那个阮夫人吗?大概是巧合吧,许愿不确定的想着。

又等了一会没人说话了,许愿也没有了看书的心思,就离开了书店。

已经有些记不清走了多久了,这走廊就好像无穷无尽,类似的门飞快的闪过。许愿没有细看,但这些门就像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一模一样。

但无论怎么走,都走不到头,许愿背着姑娘,铆足了劲的往前跑,时不时的变换一下角度,躲避从身后飞来的小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