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14章虚无的安定(1 / 2)

作品:《是否冬眠

书馆中文网 m.zuoye101.com 天天看好书

安定是否冬眠?

不知道是第几次,笔记本界面上弹出来的,都是这样的询问。《微信公众号:"傲轩文学" 海量小说直接阅读》

坐在电脑桌前的许愿犹豫了一会,还是点了否。

界面没有消失,又弹出一个选项,确定与不确定。许愿想了想,点了不确定。

弹出的界面消失了,许愿心中清楚,不用多长时间,还会再次弹出来的。

敛下眉眼,许愿的眉眼柔和而又好看,来到洗漱间,抬眼望去,不论第几次,镜子里的人,不,现在可以说是他自己,都好看的惨绝人寰。

还没有彻底习惯的许愿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“叮咚”笔记本显示屏上又有一个界面跳了出来,还是刚才的询问,是否冬眠,回过神,许愿转身关上了笔记本

“唉……什么都没想起来,”许愿嘀咕一句,揉了揉自己好看的脸,坐到椅子上,望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。

转动椅子,又看向这个空旷的房间,这个房间不大,浅色的窗帘伴随着微风翩翩起舞,靠墙的是半掩的柜子,透过缝隙可以看的出柜子里有一大半是空的。

床上铺着素白的床单,许愿并不喜欢这个床单颜色,他很想去买一套新的,可是,他来到这有一周了,直到现在,他也没能找到原主的银行卡密码。

没错原主,他并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,他一觉醒来,就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陌生空旷的房间,而且脑海里的记忆一片空白。

不仅原主的记忆没有任何的残留,他自己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,摸索了几天,也只能确定原主是刚搬来不久,东西少的可怜,就像是……在逃离什么一样。

掏出钱包,看着崭新的钱包和仅剩的几张纸币,许愿不知道第几次叹气,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,他就真的要饿死了。

站起来,许愿不死心的再把东西翻了一遍,依旧一无所获,“唉……密码到底是什么呢?”

烦躁的把皱巴巴的枕头摆放好,许愿捂着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,去了厨房。

看着空旷的厨房,摆弄简单到可怜的餐具,做了一顿简易的食物。

填饱肚子之后,收拾一下,就出门了。

这一周的时间,足够许愿把这个不大的小城市给摸索一边,但有一些问题依旧不多,关于冬眠,关于原主的,现在还是没有多少头绪。

叮铃铃,手机响了,漫无目的散步的许愿,有些懒散的接了电话,阳光下的他美的惊人。

电话对面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简单的聊了两句,许愿就挂断了电话。

握紧了拳头,许愿高兴的原地蹦哒了记下,他在两天前,通过一则网站上的信息找了一个工作,一份有关家庭教师的工作。

发去的消息现在有了回应,让他今天去和雇主见个面,当面聊一下。

如果合适的话,就可以来上班了,这其中的关键,就是这次面试的地方也在这个小城市,而且离他住的地方不远。

更重要的是,薪资不错,而且还是日结的,这对于许愿而言,就超级棒了。

“哎嘿嘿……”傻乐了一会,许愿也不散步了,回到房子里,依旧空旷的房子没有让他的好心情消失。

翻箱倒柜,找出一套看起来差不多的衣服换上。

原主的美丽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他又不是去选美的,是去找工作,努力养活自己的,还是要稳重一些比较好。

镜子里的许愿依旧美的不像话,他单手掐腰,一手摸着下巴,终觉得差了什么,苦思冥想,回到房间里,找到一副无框眼镜。

戴上之后,再照镜子,镜子里的自己有了一种书卷气,看起来也稳重了很多,许愿捋了捋半长的头发,满意的点点头。

看看时间,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三点,到西区三十八号去。

而许愿住在西区二十二号。

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,虽然对于专业知识有信心,但毕竟这是一个新的世界,许愿又打开电脑,开始闷头学习。

这些知识没有太多的差别,这给了许愿一种错觉,就好像他还在原来的世界而不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样。

恍惚了一瞬,许愿拍了拍自己的脸,打起精神,“不一样了,不一样了,这是新的开始,是新的……”

用心准备了一番,时间过去的很快,下午两点的时候,许愿看了看手机,拿起准备好的东西,戴上眼镜,出门了。

因为对这边不熟悉,赶路的时间有些多,两点三十三的时候,许愿来到了目的地,西区三十八号。

眼前的是一栋带着栅栏的小洋房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小洋房的门口是一个小花园,花园里种着一些认不出的植物,开着艳丽的花朵。

许愿看了两眼那艳丽的花朵,应该是赏心悦目的一幕,但许愿在看到那花朵的时候,本能的感到不适,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。

“先生也喜欢这些花吗?”

一转头,就看到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士站在那里,女士的容貌可以用艳丽非凡来形容,她含笑望着许愿。

“这些花很美。”好香啊。

许愿闻到一阵好闻,但有些怪异的气息,似乎是从那位女士身上传来的,让人头脑昏昏沉沉的。

轻轻咬了一下舌尖,把注意力拉回来,许愿心中很是忐忑。

女士抬手推开铁门,“是许先生吗?”

“是的,女士你好,我是许愿。”

目送着女士走到小洋房的正门门前,女士打开门,转身对许愿邀请道,“先生来的有些早了,进来喝杯茶吧。”

女士很美,没有许愿自己美,但女士的美是张扬而又充满攻击性的,如果是以往,许愿这个时候已经呆了,但现在的他,只感觉一阵阵凉意。

他有些畏惧的看了看眼前的小洋房,心中有了退缩的想法,可是一想到空空的钱包,许愿就只能暗自咬牙,抬脚走向女士。

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
许愿这样说,然后女士露出一个温柔得体的笑容。

女士打开门,走进去,许愿紧随其后,在走到小洋房门口的时候,他回头望了一眼花园里的花朵,定定神,走了进去。

屋子里很是昏暗,正如这间小洋房外表一眼,里面的装修都是有些年纪的,看得出很用心,但是又有着时间留下的痕迹。

客厅不是很大,但客厅有一扇向阳的落地窗,温暖的阳光洒了进来,许愿松了一口气,心中止不住的念叨有光就好,有光就好。

接过女士端来的茶水,道了声谢,有些迟疑,但最终还是开口道,“不知道您怎么称呼?”

女士坐到许愿的对面的沙发上,姿态优雅。“我姓阮,先生称呼我阮夫人就可以了。”

这阮夫人一口一个先生,让许愿感觉不自在,“好的,阮夫人,您喊我名字就行了,先生什么的,就……”

剩下的话许愿没有说完,但是阮夫人已经明白了。

俩人交谈起来,阮夫人很是健谈,和她艳丽到充满攻击性的外表不同。

她的言谈举止都是恰到好处的,温柔而又贴心,不会给人压迫的感觉。

在交谈的过程中,许愿得知阮夫人的丈夫早逝,有一个十岁的孩子,她自己带着孩子生活。

因为孩子的身体不太好,就没有去学校,而是一直请的家庭教师。

这孩子上一任的家庭教师有事辞职,才有了今天许愿来应聘的场景。

许愿本身是有真才实学的,虽然穿越前的记忆不清楚,但十岁孩子的课业他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阮夫人很满意,许愿悄悄观察着,内心大概清楚,这份工作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只不过,到现在为止,许愿仍旧没有见到那个孩子。

“哐当!!”楼上似乎传来了什么动静,阮夫人得体的笑容僵住了,“许愿,你先坐一会,我去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