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9章(1 / 2)

作品:《我的徒弟是断袖

书馆中文网 m.zuoye101.com 天天看好书

我忽然醒了过来,一醒过来我就明白我是为什么会醒过来。《微信公众号:"傲轩文学" 海量小说直接阅读》

因为我被人丢进了洗澡桶。

洗澡桶很大,坐两个人也不觉得挤。

卫炎坐在我对面,一|丝|不|挂,正在悠闲地洗澡。

幸而他全身都泡在水里,只有头露在外面。

我低头看看自己,我全身衣服穿得严严实实,一点没少,身上还绑着缚仙索,就这样坐在洗澡桶中。

穿着衣服坐在满是水的洗澡桶里,实在是……

水面上飘着许多花瓣,香喷喷的,两名身着透明轻纱的侍女正拿着水瓢往卫炎的身上浇水。

这是什么离奇的画面?!

我咳嗽了一声道:“卫护法,这是干什么?”

卫炎扬眉,脸露惊奇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我道:“卫护法芝兰玉树,风流倜傥,风华月貌,玉树临风,玉质金相,明眸皓齿,品貌无双,惊才绝艳,郎艳独绝,俊美无俦,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,逸群之才,如雷贯耳,我一见就猜到阁下是卫护法。”

卫炎哈哈大笑,笑得前仰后合,道:“你在背成语大全吗?”

我道:“哪能啊,那是我的心里话,像英俊潇洒这类的词我都不稀罕说,根本配不上卫护法您。”

卫炎笑得如同公鸡打鸣,又笑了半晌才道:“人人都说赫连玥性子嚣张,脑子又不太好使,修为也低下,我怎么看不是这么回事。修为倒是够低下,但性子却可爱得紧。”

修为低下这个评语能去掉吗?

我叹道:“卫护法可曾见过我徒弟?”

卫炎挑了挑眉,“你说慕容卿吗?”

看,我就知道你必然会对我徒弟一见钟情。我狗腿地笑道:“我就一个徒弟,当然是他。卫护法觉得我徒弟如何?”

卫炎笑道:“你徒弟自是好得很。”

我道:“那卫护法为何不劫我徒弟却要劫我?”

卫炎再次笑得前仰后合,我真怕他会笑得暴体而亡。他道:“我为何要劫他?他又不是女人。”

咦?你不是断袖吗?我一言难尽地看着卫炎,你还没明白你自己的真实本质吗?

卫炎侧头想了想道:“不过我劫了你,他肯定会找来。”

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?那……行吧!

我说:“那个,卫护法洗澡便自己洗就是了,何需将我也泡在桶里?”

卫炎笑道:“我必须时刻看着你,要不你逃了怎么办?”

呃?我都被缚仙索绑上了,我逃什么啊?

卫炎洗完澡,由洗澡桶里站了起来。

我连忙转头,大佬,你全身一|丝|不|挂不知道掩盖一下的吗?我还是个处|女,看了你那里会长针眼的。

卫炎笑道:“你干嘛做出一副纯情小女生的样子,你都一百来岁了吧?就算容貌不变也够老态龙钟的了,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。再说了,你和你徒弟不是早就双修过无数次了吗?”

这不行,绝对不能让他误会慕容卿的清白。

“我没有,绝对没有。慕容卿现在还是清清白白的,他不仅没和我双修过,也没和别人双修过,他绝对是处子之身。”

卫炎再次笑得前仰后合,“你徒弟是不是处子之身,关我什么事?我说的是你。”

我是不是处子之身,好像和你也没关系。

两名侍女为他擦干了身子,又为他披了一袭火红的衣袍,卫炎是风林火山四大魔界护法中的火,因而他在魔界的时候,也是穿红色衣袍的。

想想我这次为我徒弟做的那两件红色的衣袍,再看看卫炎,情侣装啊!

卫炎一伸手,抓住我的胳膊,将我由洗澡桶中提了出来。

然后懒洋洋地倚在一张软榻上,两名侍女立刻送上美酒美食,他拿起一杯酒,浅浅地呷了一口。

看看这气度,这潇洒不羁的姿态,如果他不是魔,那可当真是翩翩浊世之佳公子。

但是……你能先把我吹干吗?

我全身的衣服由内湿到外,被缚仙索绑着,术法使不出来,只能等待自然风干。

身为修真之人,近百年我都不曾这么狼狈过。有术法的时候,就算身上湿了,用个术法也便干了,何曾有过穿着一身湿衣服的经验。

我向他移动两步,脸上带上一个狗腿的笑:“卫护法,听说您对于操纵火特别在行。”

卫炎漫不经心地斜睨了我一眼:“还行。”

“您看,能不能帮我把衣服烘干?”

卫炎又开始笑了,笑点这么低的吗?如果我不是上辈子见过他许多次,并且还亲眼见过他将慕容卿敌人的四肢徒手折断,直接将那人削成了人棍,我差点都要被他的表相欺骗了。

想到上一世他曾经干过的事,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卫炎却以为我是因为衣服湿了打个冷战,他好奇地看着我:“你就算是修为低,也不至于低成这样吧?说什么也是金丹期的修士了,怎么连一点寒冷都抵御不了?”

我尴尬地往后退了退,尽量离他远了一点,“没事了,我就这么湿着吧。”

卫炎笑道:“你是我的贵客,怎么能让你湿身呢?”

一团火焰由他的掌心飞了出来,落在我的脚边,我刚张口想说谢谢,那团火焰却忽然向我烧了过来。我立刻跳着躲开,然而那团火焰却像是有生命一般,我躲到哪里便烧到哪里。

于是忽然之间,我就像是火炉上的跳蚤一样,一边跳来跳去,一边嘴里叫着:“卫护法您收了火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快收了火吧!呀!我的脚被烧到了,我的屁|股……”

卫炎则笑得肚子疼,倒在软榻上起不来。

站在旁边的两个侍女亦格格地笑着。

真是……太没人性了!

幸而在此时,剑光一闪,地上的火焰熄灭了。

我转头去看,红衣少年飘然而至。

我简直就喜极而泣,我的宝贝徒弟啊,你终于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