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加班第二天(1 / 2)

作品:《酒厂加班日常

哦对,指纹锁。

自己大概是累疯了,忘了现在的手机可以指纹解锁。

千绘在冷风中翻了半天手机,总算按照原主的网购收货地址,找到了应该是住处的地方。

不是很远,按照导航和打车的话,新宿区一个钟头的时间能到。

可是她连新干线都疲惫到不想挤,索性就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虽然价格让人有些心痛,她想,就这一次,下次休息好了再去挤地铁吧。

目的地是一间看起来还挺上档次的公寓楼,背包里没有钥匙,她以为是原主没带,却发现门锁也是指纹锁。

还挺高级。

打开门后被里面的灰尘吓了一跳,这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住人了的样子,一点人的气息都没有。

无奈只好先把最重要的床单换了一下,把沾了灰尘的扔进洗衣机,其他地方决定再说,她又打开衣柜找了身衣服,烧了热水,然后冲进浴室把油腻腻的头发和脸洗干净,才终于觉得舒服了。

再看浴室镜子里的脸,总算没有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。

把过期的杂志这种干垃圾打包整理好后打算放到外面的走廊,推开门时隔壁的邻居似乎也刚回来的样子。

是一个戴着奇怪眼镜的上班族的男人,见她回来停下了开门的动作,直直地看着她。

千绘不知道是不是该打招呼,只好尴尬不失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。

没想到男人推了推眼镜,说:“没想到今天能碰到你。”

“七海......先生?”余光扫了一眼隔壁的门牌,千绘支支吾吾地说,“是,今天没有加班了。”

男人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,径自开门进去了。

这就是日本,在这种住的地方人情冷漠是必然的事情,千绘也没有介意。

只是男人的目光让她有些不适,像是在看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。

是错觉吧?

她没再多想,回到房间后喝了一杯热水,然后换了身衣服打算出门去进行必要的社交。

对日本的地址不熟,也不知道米花街在哪,导航了一下发现不是很远,于是又打了一辆车。

没有XX打车软件的日本真不方便啊,出租车真贵,难怪那么多日剧跑。

一边吐槽着,一边闭目养神。

司机开的不是很快,勉强也在八点前到了地方,千绘在一堆眼熟的中文中找到了那家川菜馆,虽然是中餐,开在日本这种地方的话,该有的气氛还是少了些。

除了店内放着的音乐,也只有一个地方热闹了一些。

第一个发现她的泽川朝她挥了挥手,千绘点了点头朝那边走过去。

她在角落找到了一个空位。

“你喝点什么?来点啤酒怎么样?”泽川似乎只是礼貌地问了一下,然后喊道,“老板,再来点啤酒。”

千绘刚准备拒绝的,现在却是说不出口了。

她缩着脖子僵硬地点了点头,看见面前摆着一杯清水,想也不想地拿起来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这真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得她到场之后大家都有些紧张。

“那个......”她犹犹豫豫地开口,学着曾经不得不参加这种聚餐时的领导的语气道,“不用在意我......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......”

“就是就是,”泽川立马接过她的话头,“千绘还是很好相处的啦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她不是Sherry那种女人,放松放松。”

他大大咧咧道,给了千绘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其他人面面相觑,然后纷纷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捧场,等啤酒送上来后,泽川给千绘倒了满满一大杯,

“来,庆祝好不容易的社畜休息日。”他对千绘举杯道。

千绘看着递过来的啤酒,于是只好接过来和他碰了碰杯:“敬不加班,”她说。

空气沉默地尴尬了几秒,然后最先笑起来的是某个女性。

“真是的,没想到你意外地有意思嘛。”她捂着嘴笑道,“明明这里的加班狂人就是你自己嘛。”

千绘伸出去的杯子尴尬地僵在半空中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人设,她的脚趾已经尴尬地抠出了两室一厅,已经在犹豫要不要在这种社死现场假装自己胃痛上厕所了。

脑子里的小人在疯狂撞墙,现实中的女人却站起身,用自己的杯子和她碰了碰杯:“真是的,偶尔休息一下也很不错嘛,不是吗?”

千绘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一口气把杯子里的啤酒喝了干净。

桌上的大家爆发出一声:“好!”甚至有人鼓起掌来。

酒精下肚,伴随着热烈的川菜,一开始有些拘束的社畜们也渐渐地打开了话头,千绘认真地听着,分析着情报。

他们提到最多的一个人就是“Sherry”。

从他们的话和之前的情报来看,这个Sherry应该是之前这个实验项目的负责人,却因为什么原因跑路了,她是实验项目的主导,没了她就导致他们这些手下的被上头分配了更多的工作,在高压下差点有人坚持不住,幸好是千绘过来接手,才没有那么难过。

“哎呀,要知道那段时间可真是黑暗啊,”有个男人,应该是叫上野的家伙抱怨道,“要我说那两姐妹也真的是过分啊,明明因为父母的关系过着比我们这种一般人还轻松的好日子,拿着组织的福利,却总是想着往外跑,平白无故地连累别人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