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20章 020(1 / 2)

作品:《中二人设成真了

020盟友

中原中也正要动手, 却见眼前的西洋棋忽的消失了。

他愣住,蓝色的眼中尽是茫然,“人呢?”

“喂, 太宰。”他呼喊身后的搭档, “这家伙的异能力不是那个十条盟约吗?怎么变成空间系了?”

太宰治冷静地回道“是另一个人。”

果然存在的另一个人。

“我看到他们了。”中原中也看向某个厂房楼顶, 除了之前的西洋棋,还有一个带着礼帽,身着黑白撞色服装,脸上覆着扑克面具,像是马戏团里小丑魔术师打扮的青年。

他一蹬脚,脚下地面崩碎,如同炮弹般向着那个方向前进。

“呀, 观众来了, 那么——接下来是魔术表演时间!大变活人!”那个银发魔术师露出夸张的表情,扯着自己的斗篷, 用斗篷笼罩住自己,整个人消失了。

并且就在中原中也抵达时,西洋棋也在他眼前消失,简直就像是在戏耍他一样。

“可恶。”中原中也飞到空中一探究竟, 可远离了刚才空旷的地带之后,这里的建筑物越来越多,根本看不到那个空间系的银发青年躲到哪里去了。

某个厂房的隔间内。

伊濑海又一次被人从披风里拉出来。

这个救了他的人异能力是通过披风连接周围30米左右的空间,每次自己转移后, 都会再把他从披风里掏出来。如此往复转移了几次, 这才到了目前这个暂且安全的地方。

系统松了口气玩家果然是有准备的。

“多谢, 你叫什么名字?”伊濑海整了整自己的大斗篷问他。

“我喜欢提问!我的名字是果——戈里。[1]”果戈里优雅地做了个西式问候礼, “陀思让我来解救一只即将被重力束缚的鸟儿。提问!获得自由的鸟儿名字是?”

“潘·多拉。”伊濑海以同样地礼节回敬他, 矜贵的王子郑重道“替我转告我的盟友,他也会获得自由,我期待着他下次带来的游戏。”

“美妙的友谊!”果戈里满脸赞扬,再一次用斗篷罩住自身消失了。

帮费奥多尔获得自由……怪不得他会出手,玩家,你该不会还和费奥多尔联手对付港口afia了吧?

系统忍不住吐槽你究竟有几个盟友?

面具背后的伊濑海眨眨眼,“哎,可怜我连组织都没有建起来,只能扯个盟友的名头到处忽悠人,显得没那么寒碜。”

系统谴责道你见了好几个聊天室成员了,全成盟友了!

伊濑海无奈“这群家伙如果进来了,肯定全都是二五仔,任务直接失败。我明天就再找找,实在不行还有替补呢。”

“对了,一会儿回去还要和丛林家的小少爷打游戏。”他面上浮现困扰之色,“电子游戏我玩得可不多。”

“可恶!”须久那放下游戏机,瞪着屏幕上[ga]的字样,脸颊气鼓鼓的。

“嗯?”坐在轮椅上的绿之王比水流看过来,“真是少见,已经连输的好几把。”

边上提着啤酒罐的男人笑道“反正上次也输了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
提起之前的败绩,须久那更是生气。

几个月前,他在网络游戏中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,用户名是空白的,和游戏论坛里提及过的都市传说一样。

好奇之下他发起了挑战,结果也是连败。

须久那同样邀请过对方玩jungle,结果被毫不犹豫地回绝了。

“一个个都不肯玩流制作的游戏,明明是那么棒的游戏!”他朝自己的王抱怨着。

男人用啤酒罐轻轻敲了下须久那的额头,“好了,到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。你明天不是还要继续去找那个西洋棋吗?”

须久那志在必得,“我一定会帮流找到的他的。”

翌日,横滨祭第二天。

今天的人流量比昨天更大,虽然论坛里流传着昨天出现炸弹的消息,但因为最后什么事都没发生,习以为常的横滨人反而觉得安保还不错了,更放心了。

更重要的是,昨天那个禁止杀伤的异能力者又出现了,大家心中莫名安心。他们也期待着今天还能看到那样的棋子,那意味着他们将获得绝对的安全。

佐佐城信子和旗野苍也是今天才赶来这里。

他们其实没有信心找到an,因为他们没有关于对方的任何特征信息,在人来人往的活动中找到对方,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。

“再有一会儿就到时间了,我们去高处看看吧。”佐佐城信子看着面色苍白的旗野苍,眉宇间浮上忧愁。

旗野苍抹去脸上的汗水,虚弱地回道“好。”

他的模样和精神状态实在令人堪忧,与刚刚回国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听说昨天活动里出了点意外,旗野苍这一次全程开启异能力,试图发现想要破坏这份和平的人。对他来说,这件事的优先度比找到an还高。

这让本就精神不济的他更加体力透支。

他看到了安保人员身上的黑色,联系到佐佐城信子说给他的消息,还有这个城市之前发生的事情,他感到无比可悲。

一个城市的大型活动,最基本的安全事物居然要由□□来负责!

但这还并非近期最让他厌恶的事情。

他已经入职了国家机构好几天,原先想要借助这个宝贵的异能力捉出其中的蛀虫,可等他使用了异能力,入目的却是成片的黑色。

大部分底层成员身上还保持着蓝色,可在中层以上,黑色反而是更普遍的存在。

甚至连带领他的,同为非时院一员的精英政客,身上也是吞噬一切的黑色,代表罪恶的黑色。

“从今往后,旗野你也是支撑起这个国家的一员,让我们一起为了国民的幸福而努力。”前辈嘴里说着虚假的漂亮话,边上的人附和着说下班后要在高档料理亭举办迎新会。

可他只感觉作呕。

他不能成为这些罪犯中的一员,他必须坚守自己的理想。

他需要肃清这些蛀虫。

被灼烧理想的旗野苍整日痛苦难眠,他和佐佐城信子一起收集这些人的罪证,却一无所获。

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觉,是他的异能力出错了,这些人都是高洁的领袖。

不,他没有错!

旗野苍坚定着,他更怀疑是有什么人将他们的犯罪证据全部抹除。

他需要其他的力量来帮助自己。

就比如那个an。

两人来到了屋顶,昨天an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段使用的异能力,这一次也许还会出现。他们可以借此机会,从人群中找到与寻常人反应不同的存在。

或者是通过辽阔的视野,观察到是否有罪大恶极之人躲藏在人群中。

学生们身上的蓝色是旗野苍唯一的慰藉,他不允许有人破坏学生们的活动。

刚一推开通往天台的门,他们便看到防护网后有一个的红发少年,身上穿着海常的制服,高处的秋风吹动着他的发丝与衣摆,他撩起眼前扰人的发丝,碧蓝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下面举办的活动。

旗野苍从他身上看到了纯净的蓝色,这让他感到了舒适,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。

伊濑海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,两人的年龄看起来都和他差不多,但显然不是他们学校里的人。他关切地上前询问“这位同学,天台上的风有点大,你的脸色不太好,需要去医务室休息一下吗?”

中原中也今天的脸色也很很糟糕,伊濑海心知肚明,也不再前去打扰他。巡视完毕后就来到了天台,他需要卡着昨天使用异能力的时间点,一来让游客们安心,二来尽可能切割西洋棋和他的关联。

这一处天台视野和隐蔽性都很不错,附近的监控摄像头也看不到这里。

今天巡视的时候,伊濑海就发现校内的监控摄像头运转得非常不规律,就像有人在背后操控一样。

大概是聊天室里没到场的人通过摄像头找他吧。

伊濑海也任由他们去了,这里是他的主场,学校里的摄像头视野范围他全都一清二楚。

“我没事。”旗野苍拒绝了他的好意,也走到边缘,抓着防护网,仿佛在找什么人似的看着下面,他身边的佐佐城信子和他的行为差不多。

奇怪的举动。

伊濑海注意到了他们,思索了一下,没有选择去其他地方,而是留下观察一会儿。

“是要找人吗?广播站这几天都会对游客开放,我是海常的学生会会长伊濑,有什么帮助的地方请和我说。”

旗野苍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,没有答复,佐佐城信子听到他的身份,倒是想到些什么,转过来问他道“你好,伊濑君,我是佐佐城信子,我们在调查昨天的传闻中的炸弹事件,请问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

她取出自己的东大学生证和旗野苍的工作证,给伊濑海证明身份,她修的犯罪心理学,在这方面具有很高的可信度。

伊濑海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,调查这起案件的势力可不小,一个学生和一个政府官员孤零零跑过来调查,实在是不对劲。

也只能忽悠一些涉世经验不深的学生。